当前位置:首页 >> 家装知识

奥洛帕战记第六十一章神秘囚犯

发布时间:2020-08-05 来源:家装知识 点击:0

奥洛帕战记 第六十一章 神秘囚犯

“这是我最后一次跟随自己意志作出的选择。如果那天我没有答应杜洛斯去那个地方的话,后面所发生的一切灾难,包括恶魔的入侵、教庭的分裂、真理会的坐大、帝国的毁灭、无数生灵被涂炭……这些可能都不会发生。但是……”巫妖王话锋一转,“历史没有‘如何’,世上也没有后悔药。既然那是早被人为安排好的事情,即使在那一次我做出了不同的选择,将来也必然被诱导走上相同的道路。”

“那是什么地方?你究竟看到了什么?”艾蜜莉娅问。

“一处秘密的囚室,那里关押着一个特殊的囚犯。”说到这里,巫妖王不禁又长叹一声,“就算真的是被安排好,我也多希望历史能够再让我选择一次……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奇怪的地方?”霍华德和法蕾雅不约而同的问道。

他们互视一眼,在他们心目中,杜洛斯一直是个吊儿郎当的家伙,现在竟如此认真严肃,而且看起来不像是故意搞恶作剧,于是也都不约而同地侧耳倾听,想知道杜洛斯到底要干什么。

杜洛斯摊开一张地图,放在面前的桌子上:“我之前还是圣裁官学员的时候,无意中听说在圣城郊外有一间很隐蔽的牢房,里面专门关押着一些特殊的囚犯。后来我去了圣骑士训练营之后,也一直听说有这样的传闻。直到两天前,我的教官让我负责暂时接管这个驿站时,我在这驿站的地图上发现了一个古怪的地点,大概就是传言中那个牢房。你们看,这里是我们驿站的位置,瞧,在驿站往西北方向约12公里的地方,就是这……”

“这样不太好吧。”法蕾雅打断了他的话,“就算宗教裁判所真有什么秘密牢房,那也不是我们有资格探究的地方。”

“没错。那种地方不能去。”霍华德也同意法蕾雅的看法。

他们两人都是生活在循规蹈矩的环境里,自然也想到了一块去。见到杜洛斯那个所谓的“建议”没啥亮点,于是也不再理会他,一起站起来打算离开。

但杜洛斯拉住人两人:“先听我把话说完。我要你们陪我一起去,并不只是单纯出于好奇心,也许还跟我们三人有重大的关系。”

“啊?”“什么?”

“你们还记得五年前毁灭我们的小镇、杀害我们亲人的那个亡灵巫师吗?好像被称作什么‘魂葬灵车夫’卡洛文的家伙,我怀疑他很可能就被囚禁在那个秘密牢房里。”

这个消息太过震憾,以至于霍华德一下又蹦了起来:“不!那个亡灵巫师早就被大枢机和圣殿骑士团消灭了,他不可能还活着。”

“对。我的导师也这么说。”法蕾雅同样表示不相信。

“但我们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亡灵巫师被杀死的场面,关于他的任何情况都是听别人说的,对吧?”

“杜洛斯,难道你要跟我说,大枢机对我撒了谎?这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“是的,怀疑导师也不是我在神学院里学到的东西。”

“这里面是真是假,谁知道呢?或者是别人欺骗了他们也说不定。我只相信自己双眼看到的东西。正因为不知道真伪,我才想要去确认一下。”说到这里,杜洛斯也站了起来,眼神直逼向霍华德,“怎么样,对于当年摧毁我们一生的家伙,难道你们不想去确认他是否还存在于世界上吗?”

……

杜洛斯的话,也说到了两人心坎上。

半个小时之后,三人已经身处地图上那个“神秘牢房”所在的位置了。

“就是这里吗?”霍华德举着火把,看清四周的一切,发现除了几根建筑物留下的残破支柱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“这个地方阴风阵阵,很恐怖。”法蕾雅扯了扯霍华德的衣服,声音有着颤抖。

她感到害怕是很正常的事。因为小女孩并不知道,这个地方原来是宗教裁判所用来秘密处决囚犯的刑场,虽然已经荒废了差不多一百年,但四周弥漫着的怨恨和杀气仍然非常重。

“奇怪了。应该是这个位置没错的。我看驿站里的过往登记清单,几乎每个月都有一辆马车将补给品送到这里来。难道我真的搞错了。”杜洛斯在四周检查了一圈之后,非常失望的说。

“不一定。”这在这时,霍华德注意到了地面上几块石头摆放的位置,他走到石头旁边,蹲了下来,“这几个石头的摆法,和大枢机教给我的一种魔力增幅术的魔法阵的注魔点位置非常相似。但好像又有些不同。”

“霍华德,咱们走吧,这里的气氛让人感觉毛毛的。”法蕾雅的不安越来越强烈。而且以她所学的常识看来,就算石头摆放的位置和注魔点相近,也不能说明什么,普能的石头并不是魔水晶,并不具备凝聚魔力的功能。

可是,专注起来的霍华德并没有理会,他拿起一块石头:“我记得,这个应该在这里……而这个应该是这样……”

霍华德稍微改动了几块石头的位置。然而,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但当三个失望的孩子准备离开时,突然他们手中火把上的焰火发生着不规则的偏移,紧接着,在他们面前,两根柱子之间的空间产生了扭曲,一间本来并不存在的小房子,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“原来如此。是通过偏转光线隐藏真实物件的魔法。”霍华德晃然大悟,“那几块石头虽然并不能凝聚魔力,做不了注魔点,但它们却能起到遮蔽地底下真正的注魔点的作用。”

“霍华德,你好厉害,这么快就解开了谜团。”在神学院里,法蕾雅只专注学习治疗类魔法的运用,对于其他类型的魔法还不怎么涉足,自然对霍华德刚才的表现感到神奇。

“这个……其实也没什么。”受到夸奖的霍华德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。

“走吧,别浪费时间了。”杜洛斯走到他背后,拍了这位教皇的承继人的脑袋一下。

三个孩子走进小房子里,却发现时里面空无一物,只有一个通往地底的通道入口。霍华德和法蕾雅迟疑了一下,没有立即进入地道里,然而杜洛斯却没有顾虑那么多,直接举着火把走了进去,后面的两人没有办法,也只好跟着进去了。

到了地底之后,他们发现似乎一切真如杜洛斯之前所猜测的那样,里面果然是一个没有出现在官方记录中的牢房。

监牢里灯火通明,还有负责看守的士兵在巡逻。守卫大概有十几人左右,然而不知道是出于对监牢的隐蔽位置太过自信,还是长期生活在不见天日的地底而导致惰性滋生,这些守卫们的警觉性都很低,有人在睡觉,有人在喝酒聊天,有人在下棋,而巡逻也是应付式的。所以这三个孩子在杜洛斯的带头之下,很轻易就避开了大部分的士兵,一路向监牢深处探查。

然而有一件事非常奇怪,他们沿路遇到的所有牢房都是空的,没有关押任何一个囚犯。那么,维持着这么一个神秘的监牢,还派驻守卫,到底是为什么呢?

当三个孩子探查到监牢的最深处时,这个疑问被解开了。因为他们在最后一间牢房里,终于找到了被关押在这监牢里的唯一的囚犯。

“光明上神啊!这怎么可能?”看着眼前的囚犯,法蕾雅往后退了两步,多年前的惊惧再次在她心头盘绕。

“难道、难道我的导师--大枢机真的骗了我!”纵然真的是亲眼所见,霍华德也无法接受。

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,果然还是出现在自己面前。牢房里关押的囚犯,正是当年差点将他们三人推入毁灭的深坑的亡灵巫师卡洛文。

牢房里布置了光明结界,封印了亡灵巫师的魔力,这个独臂的囚犯被铁链锁在一张椅子上,看上去已经完全没有杀伤力,但是此人带来的恐惧,却是挥之不去的梦魇。

相对于准备不充分的两位同伴,杜洛斯显然有备而来,他强压着内心的惧怕,怒喝道:“畜牲!总算找到你了!”

接着杜洛斯拔出藏在衣服里的匕首--他要为他的家人报仇,这也是他来这里的最初目的。

孩子们的声音惊醒了亡灵巫师。他抬起头来,绿色的妖瞳扫过站在牢房外的三名孩子:“咦?你们终于来了。”

“混蛋!你知道我们是谁吗?”亡灵巫师的态度进一步激怒杜洛斯。

“我当然知道,你们是当年那个‘圣痕者’,还有他的两个仆从。我等这一天很久了。”

虽然过了5年,这三名孩子的身形和外貌都有所改变,但亡灵巫师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,而且似乎对于他们的到来并不意外。

亡灵巫师的话令三个孩子为之愕然,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掠过他们全身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霍华德突然感到他的肩膀上,当年被亡灵巫师用长鞭穿透过的地方,传来一股刮骨透心的剧痛。

“哗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对于剧痛的来袭,霍华德毫无防备,他倒在了地上,痉挛着。

“霍华德!你……怎么啦?”法蕾雅被吓了一跳,她连忙蹲了下来抱住霍华德。

法蕾雅倾尽她在神学院的所学去救助霍华德,然而不知道为什么,霍华德的身体居然拒绝她的治疗魔法。

“混帐!你都干了什么!”杜洛斯条件反射般认为那是亡灵巫师搞了鬼,他将匕首掷进牢房里,钉在了亡灵巫师的身上。

“啊!啊!啊!啊……”

霍华备的惨叫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哀嚎,在整座监牢里回旋,所有守卫都能清清楚楚地听见。

“我什么都没干。如你所见,现在的我还能干什么呢?”无视身上所受的刀伤,亡灵巫师阴冷地笑起来,“嘿嘿,你们只不过是某个无聊谎言的可悲牺牲品而已。”

铜川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
鹤壁治白癜风较好医院
小孩积食严重怎么办

上一篇:Red,Velvet组合《Be,Natural》回归服装,小西装女套装搭配成最佳LOOK

下一篇:给喜乐蒂犬美容最为关键的六个步骤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