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建材选购

那个梦又来了节能

发布时间:2020-10-19 来源:建材选购 点击:0

那个梦又来了。

刘顺先是看见一大朵洁白的云悠悠地飘过来,而后才看到它背后湛蓝的天空,那一片蓝色是那么鲜嫩,那么轻盈,他想,莫非这就是客人们说过的海的颜色?刘顺没有找到太阳,但目光可以触摸到白云边缘太阳的反光;虽然是反光,但眼帘依然能够感觉到丝丝温暖。隐隐约约地,白云的一角像是现出一张脸的轮廓,似乎还扎着一对辫子。是姐姐吧。是的,是姐姐。我想我的姐姐。——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暗淡了,云彩也被风吹得散开来,分成小块儿,一朵,两朵,三朵,四朵,可是,我的姐姐呢?姐姐,姐姐……

“顺子,赶快招呼客人。”是姚有81.82%的电商企业感受到了人才招聘压力掌柜的声音。这些日子,姚掌柜话音虽亮,却柔和得很。自从二丫来客栈找过刘顺两次,姚掌柜吆唤刘顺时,语气里常常流露出一种让人舒服的亲切。

刘顺在墙角直了直腰,从坐着的凳子上站起身来,他知道自己刚才打了一个盹儿。今天确实太忙了,所有的客房都住满了——这是从来没有过的——怎么这个时候还会有客人登门?掌柜的生意也太好了吧?

“先生贵姓?”姚掌柜站在柜台里翻着簿册,从老花镜后面抬起眼皮,“您从哪里来?”

“免贵,姓金,”客人的回答很沉稳,带着浓浓的外地口音,“从京城来。”

“听先生讲话,不像是北方人,”姚掌柜继续和客人套着近乎,“先生的籍贯是——”

“我是浙江人,刚在京城做完一笔买卖,到这里收购些皮货,准备冬天前带回南方。”

“南方客商——”这个词突然像闪电一样在刘顺的脑际划过,难道这就是妖怪说的那个人?刘顺惊诧地差点儿喊出声来。他不是惊异于妖怪的未卜先知,而是惊讶于客商所出现的时间节点。

今天是九月三十。本来,刘顺对南方客商的到来已经不像先前那样抱有什么希望了——虽然他在心里常常告诉自己,妖怪找这个人,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——可在过去的日子里,他还是不由地好奇,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。整整一个月,他留意过,客人之中并没有一个南方人;就在打盹儿以前他还想,明天晚上就可以向妖怪交差了,反正人家不来并不是我刘顺的错。然而,偏偏是这最后一天的下午,客商出现了,这让刘顺的心情一下子复杂起来,既感到隐隐的不安,又有几许跃跃欲试的兴奋。

金老板四十八九岁的样子,个子不高,着一件藏青长袍,上身外罩黑色的马褂。他的脸上透着南方人的精明,但却长着一副北方人的常见的络腮胡子;眼睛不大,可看着人的时候,晶晶亮亮地闪烁,让人一下子就能联想到练武之人眼里常常闪现出的那种精光。他如果不开口说话,谁也不会认为他会来自那个被人们传说成天堂的江南水乡。

“金老板,真是不好意思,”姚掌柜的脸上有些腼腆,“今天的客房全住满了,您看这……”

对降低全州农民生产成本

“掌柜的,我只要一间房,”金老板像是没听明白姚掌柜说什么,只管自说自话“就一间,只要能住就行,好一点差一点都无所谓,我都会照价付钱。”

“对不起金老板,我不是那个意思,”姚掌柜忙不迭地解释,有些吃力,“店里真的没有住处了,只有到明天早上才能腾出房来。”他咽了一口吐沫,“像您这样的主顾,要是在往常,我们这个小店盼都盼不来,可今天,实在是没法安顿……”

“您店里没住处,在这儿又没有亲戚朋友,我一个外乡人该如何是好?”金老板似乎在自言自语,“难道,一夜都不能凑合?”

“实在是没办法,抱歉得很。”姚掌柜看着金老板为难的表情,好像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;忽然,他眼睛一亮,目光转向刘顺,“顺子,你家里能住人吧?”

“嗯?”刘顺猝不及防地愣了一下,“应该——能住吧。”

“那好小兄弟,”金老板皱着的眉头舒展开了,“我就到你家去将就一个晚上。”

“这——”刘顺犹疑不定,他真想把妖怪的事说出来,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“恐怕委屈了金老板。”他偷偷在大腿上掐了一把,有些恨自己。

“不会的,”金老板笑了笑,“我这人天南地北,四海为家,风餐露宿都有过,你家里怎么样都比这强吧?”

“只要金老板不嫌弃,顺子,就到你家住一宿吧。”姚掌柜的口气也轻松了许多,“我看时辰也不早了,我这就去安排饭菜,金老板早早吃了好赶去你家歇息。”

事情已成定局,刘顺嗫嚅着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他看着金老板线条硬朗的脸颊,神思有点恍惚,“您的马呢?我先牵到马厩去喂喂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金老板眼光亲和,“我从镇上雇的马车已经回去了,三天后来接我,顺便拉货。我的箱子暂且寄放在柜上,明天过来再取。”

“你家人都还好吧?”吃晚饭的光景,一路上行人很少,金老板边走边和刘顺搭讪。

“我的父母都不在了,”刘顺扶了扶背上背着的行李,目光在渐渐朦胧的暮色里游移,面无表情,“只有一个姐姐,我小的时候就嫁到了外地,好多年都没有见过面了。”

“噢,”金老板像是吸了一口气,“兄弟对不住。那你家里现在是空着的?”

“前些时我打扫过,住人倒不成问题,只是——”刘顺踌躇着,他想提醒一下金老板,可又不知话应该从哪里说起。

“只是什么?”金老板顺手拍拍刘顺的肩膀,“不会是你不想回家吧?”

“我一天到晚在店里忙,顾不上回家,”刘顺仍然看着远处,避免和金老板对视,他清清嗓子,加重了语音,“再说,院子常年空着,不知道有没有别的东西,我一个人不敢住。”——想了一会儿,他还是觉得这样说合适。

“哈哈,”金老板大声笑起来,“你的胆子就这么小?”

“我的胆子是不大,”刘顺白了金老板一眼,悻悻地,“你的能有多大?”

“呵呵,小兄弟,不怕告诉你,”金老板昂昂头,“我虽然是个商人,在江湖上也经历过些风浪,多亏我学过几年武艺,沟沟坎坎并不能把我怎样,邪魔歪道嘛,也遇到过,都是些唬人的玩意儿,”他撇撇嘴,“不提也罢。”

“是吗?”刘顺的眼睛亮了起来,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妖怪,你这回是碰到对头了,看你还能作乱到几时!——这样想着,刘顺有点激动。

到家了。刘顺做了个深呼吸,定了定神,伸手开了院门,和金老板一前一后走了进去。

快到院子中央了,金老板的脚步慢下来,“停一停,”他连续歙动着鼻子,朝刘顺喊,“你这里哪儿来得血腥味?好像……还有妖气?”

“嗯?”刘顺支支吾吾,“不会吧?我咋闻不见?”

就在他们一问一答的当口,堂屋的两扇门“哗啦”一声开了,那个令刘顺心悸的声音从黑洞洞的屋子里传了出来:“金先生,别来无恙?我已经恭候多时了。”

“谁?”金老板立在当地,茫然地盯着空荡荡的屋门,“你认识我?”

“老相识了,岂能相忘?”那声音随着一个通体发着蓝光的影子飘飘忽忽移出屋外。刘顺发现,妖怪和上一次看到的又不相同,轮廓明显已经是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的形状,只不过像是严严实实地裹着一件发光的深蓝色斗篷。“难道金先生连云翠山都想不起来了?”妖怪的口吻和以前一样冷。刘顺感到脊背一阵阵发凉。

“云翠山?那是我从师学艺的地方,你怎会知道?你又是谁?是人是妖?”金老板看起来有些紧张,两手攥成了拳头,但面容依旧很镇定。

“云翠山是个好地方啊,山清水秀,景色宜人,只可惜我缘浅福薄,不得长留。”妖怪的语调好像很感慨,似乎在望着远方。可是——刘顺觉得奇怪,妖怪今天讲话不仅很流畅,而且怎么还文绉绉的?

“这都怨你,”妖怪一下子变得恶狠狠地,“如果不是你射我一箭,我早就修成了真身,哪能沦落到现在这步田地?”

“我——射你一箭?”金老板仍然摸不着一点头绪。

“金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。”妖怪提示着,“那日,我在后山的竹林里听真人讲经,稍稍迟了,被你赶上一箭射中,拜你所赐,才流落到这荒蛮之地。”

“啊——”金老板仿佛被点醒了,他的眼前映现出这样一幅画面:一位闭目入定的真人,两三个护法的徒弟,然后一个身影在竹林深处一闪,一声喝问之后,一支箭便脱手而出……“原来,你就是那个偷听师傅讲道的精怪。师傅当时和我们说,我还半信半疑,想不到果如他老人家所言。”金老板紧盯着妖怪,面露轻蔑,“你想怎样?”

“那一箭,还有三十年的苦楚,”妖怪就像人们说的咬牙切齿那样,“今天要你一并偿还!”

“哼哼,”金老板一声冷笑,左手护在胸前,“你不过是想取我身上的真气而已,何必找那么多理由?来吧,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!”他回头看了刘顺一眼,“小兄弟,这里没有你的事,你赶快走!”

“哈哈,”妖怪大笑,声音刺耳,“金先生果然是聪明人,不过,你们两个谁也甭想走掉!”话音未落,一道黑气笔直地朝刘顺射来。

刘顺听了金老板的话,此时已经快要挪动到离门口很近的院墙边上,他见黑气来得险恶,害怕地脚下一软,向后便倒,刚好把后脑勺磕在了土墙上,眼前一瞬间就黑了下来……

共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那个妖怪吩咐刘顺把南方客人带回家来,到了约定时间南方客人真的不期而遇,还正赶上客房爆满,连一个人也住不下,无奈只好跟着刘顺到他家的空房子去住宿。妖怪果然出现了,而且提起当年云翠山的一箭之仇。两个人心里惊异万分,南方客人表面仍然确十分镇定,一场厮杀,人妖大战即将拉开帷幕,刘顺本来想揍,可是想脱身也不容易。预知胜负如何,且看下回精彩。小说怪异精灵,语言流畅朴实,衔接的当。给人留下惊险悬疑的期待。欣赏好文章。!【秋心】

1楼文友: 20:4 :21 谢谢大姐的赶编和按语,问好!祝万事如意!

血管外科
洛阳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
单纯尿频属于前列腺炎吗

上一篇:刘恺威与浙江卫视的缘分可谓不浅节能

下一篇:实力派演员赵立新在剧中饰演宰相张仪节能

相关阅读